快捷搜索:

静默是一种深刻的语言心情随笔

“静默是一种深刻的说话”,写下这个文题,我嘴里叼着0。5的碳素黑笔,石化了似的在椅子上坐了许久,许久。

眼光迟钝地停在文题上,然后逐步地向右移动:静……默……言……到着末,盯得彷佛都不熟识这几个简单汉字了一样。在这几个简单的汉字里,我的思绪,穿过了纸张油墨的印刷,飘得很远,很远……

“船和尸首没有了灵魂,依旧可以在阳光下存在着。”

“蓝色的底色上,一道白色线条划过背景,似惊惶掉措地将蓝色撕裂开……画的题目叫——《彼岸》”

不知怎么,脑海里一段段本已隐隐的翰墨突破虫虫阻碍,浮了出来,无比清晰。

看到那篇文章是什么时刻,我早就忘了,文章是谁写的,题目叫什么,我也忘了。就连文章里讲的是什么,也早已隐隐。只是在本日看到“静默是一种深刻的说话”这一行字时,它忽然就毫无征兆的冒了出来。

为什么?不知道。

文章里的“我”在写小说,小说里有小我,叫王义,王义有个表哥,开了一家画廊。而王义,很爱好画画,以是常往画廊跑,由于那里有个画师。

画师是一个画的让人看不懂,也卖不出去的画师,以是,他被赶走了,留下来的,是一幅画,给王义的。

然后一系列的变故,王义放弃了画画,母亲对他说,很多人开始都觉得自己不是平凡人,但着末,都成为了平凡人。我么都是平凡人,平凡人做寻常事。

哪里有什么王义?“我”写的,只是“我”。

着末“我”成了平凡人,做着寻常事。而小说里的王义,在画展上,再次碰见了那副画——《彼岸》。

我不明白为什么要写这些,我的手,与手里的笔,都彷佛有了思惟,自己一笔一笔,写下这篇文章。虽然我自己都感觉有些跑题。

小说里的画师说,画是静默的说话。

而对付我来说,那篇文章,那个故事,便是最静默深刻的说话,也可以说是对静默的弥补。

最深刻的说话。

这个文题,唤醒了我对那个故事的影象。后来,我又特意的去翻了翻。

那篇文章,隽誉《彼岸》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