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test  as

雁南渡散文

那一年,南渡的雁,远逝的风。

都说南方是一座城。我在了望那座我无法企及的城,据说那是你南渡的归宿。

城里有个标致的姑娘。铅华初妆、将言未语,一颦一笑、尽态极研。见识过那般标致的人们,只道是前尘的孽颜。

城外的儿郎,你为何执着于一段不堪的过往?就算是忘己,怕是也忘不了把笔浅笑的她吧!

犹记:“戏仿曹娥把笔初,描花伎俩未生疏。沉呤欲作鸳鸯字,羞被郎窥不肯书。” 过往的甜蜜,情义缱婘的呢喃,就犹如漫天的炊火,幻灭后 终化为一地绯粉。

只是,今夜无风……

又一年,孤寂的城,相视、凝眸,人生若只如初见。

你说:“我不是在追寻爱情的脚步,我只是想试着触摸。”

那一年,没有南渡的雁,只有远逝的风。还有一座城,禁锢了你我。

掩卷,竟是几页满蘸相思的旧书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